冰山融雪

我的小学

    我的小学是曾经在漏天的教室中度过的。学前班所用的“桌子”就是用泥土垒起来的“矮墙”,每天上学需要从自个家里搬一只简易的木凳子当椅子。说是木凳子实际就是上面一块小木板,下面在按上四根粗刨的方木条。就这,每天上、下午放学后还需要搬着回家,上学时再带回教室。那个时候,我很高兴也很自豪的就是妈妈用碎布条为我缝制了一只花书包。
    尤其是到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那时候上早学需要起早,由于天太黑,妈妈就为我做了一盏煤油灯。很简单也很实用,就用一个小玻璃瓶加一个铝制的盖子,在铝制的盖子上打一个眼,将灯芯穿过至玻璃瓶底,当然,需要添上煤油才能点燃照明用。
    每天早上起床后和小伙伴们一起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去上学,我们都会感到很开心、很有情趣。
    到了小学五年级,下大雪,因为教室“通天”,实在没法在教室学习,于是学校放假,我们也就回家自学了。这段时期,我与村子里关系最要好的另外两个小伙伴经常在他们其中最小的那个家里一块儿学习、做作业。

   

当时有一天晚上就有一个来到那个小伙伴家里闲谈的大叔指着我们说:“他们三个中间将来至少要有一个会上大学。”那时我也不知道“上大学”是什么概念,但我只知道要是不好好地读完小学,恐怕那“大学”就会离我们很远。

   

----节选自《春去归来》

 
��ҳģ��